會員招募1000_80 (3)

基層黨建引領驅動“三社聯動”提升社區治理能力

2020-07-10 08:59   雲南網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三社聯動”即社區、社會組織和社會工作以社區治理為根本目標,以居民的需求為出發點,以三者互動為主要手段,在互助、互利、互惠原則下推動社區建設的基層社會治理模式。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要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把社會治理重心推向基層。隨着改革開放的深化和我國城市化進程的快速發展,社區成為民眾參與基層民主自治的主要途徑,但是各種與居民相關的大事小事都要依靠社區來解決。為了提高社區辦事效率,“三社聯動”作為新時代我國社區治理模式的創新機制運運而生。“三社”是指社區、社會組織和社會工作。其中社區主要指社區居委會,是“三社聯動”的核心;社會組織是指能夠聚焦於社區居民需要和社區治理需要,為社區建設提供服務的各類社會組織;社會工作主要指能為社區提供專業服務的社工隊伍。“三社聯動”即社區、社會組織和社會工作以社區治理為根本目標,以居民的需求為出發點,以三者互動為主要手段,在互助、互利、互惠原則下推動社區建設的基層社會治理模式。

但是在實際運行中“三社聯動”模式尚存在很多等問題。一是三社主體之間合作機制不健全。“三社”主體分屬不同部門管轄,各部門之間很少互動,沒有形成資源合力。且各部門定位不同、責任不同,但在現實中,街道往往成為“三社聯動”的唯一推手,社區居委會成為“三社聯動”主陣地,“三社”由於利益主體不同、權責不夠清晰而造成聯動不足、導致“聯”缺乏資源和制度保障,“動”缺乏主動性和持續性。因而造成服務難以進行。二是聯動成本高、依賴財政資金,社區居民既是“三社聯動”的服務對象,也是自我服務的主體,目前“三社”並不能夠廣泛動員轄區居民成為志願者並參與活動,以降低人力各項活動成本。“三社”的合作對政府資金依賴較大,一旦資金缺位,會導致合作夭折,所以,聯動還是要以政府資金及時保證為前提,才能為正常運作。三是缺乏專業社工隊伍。目前社工隊伍情況主要是:人員的整體素質不高,專業化程度低。社區社會組織機構不健全,社區社會組織的成員大多是由退休人員組成,缺乏約束性,並且大部分社區社會組織未建立相關運行機制和規範制度,活動容易產生問題。由於沒有專業社工隊伍因而使得其承擔社會服務能力不足。四是社區居民參與不足。大部分社區社會組織活動集中在一些居民“自娛自樂”活動上。對於很多社區居民來説,這些活動與他們的生活關聯度不強。對於他們來講,組織並沒有實際的意義,他們真正需要的是與真實生活貼近的生活服務類組織。因此不能激發他們的參與熱情。

針對“三社聯動”工作中的問題,需要通過加強基層黨建引領來促進“三社聯動”,以達到提升社區治理能力。第一,構建社區基層黨組織,讓基層黨組織為社區居民傳達貫徹黨的方針政策,為“三社”和居民搭建橋樑,更好的服務社區,發揮基層黨組織的引領作用。通過“黨建+”模式,以街道黨工委帶頭,社區黨組織、駐區單位黨組織、非公企業和社會組織黨組織協調聯動的“1+3”組織體系,形成以黨建引領、社區為平台、社會組織為載體、社工隊伍為補充、社區公眾積極參與的社會治理新模式,全面提升了社區服務能力和服務水平。第二,通過黨員教育活動、黨小組活動等形式吸納社區、社會組織、社工隊伍優秀成員參與以滿足居民需求為導向的社區活動,促進“三社”的溝通與聯動,提升社區治理能力。第三,通過基層黨建引領,激發各類社會組織活力。一方面通過基層黨組織的教育樹立社會組織滿足社區居民需求的服務理念。另外通過基層黨組織為各類社會組織發展提供服務和幫助,為社會組織的發展業務提供便利等,激發社會組織關注社區、關注居民需求、積極創新創業的動力。第四,通過基層黨組織活動為社會組織與社區、社區居民、專業社工搭建協商平台,促進“三社聯動”的有效運行。第五,充分發揮黨員的模範帶頭作用,讓社區居委會、社會組織、社工隊伍和社區居民中的黨員同志積極帶頭、主動示範、發揮凝聚力向心力的作用,為“三社聯動”注入活力與動力。

呈貢區社保中心 晉宇 供稿


  • 微博推薦